????南乔皱了皱眉,“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纳兰嫣琴,我来是想问你,你是怎么找到岑溪的?”

????纳兰嫣琴微微沉思片刻,嘴里重复着,“岑溪?是谁?”

????南乔以为她是装傻,“碧沉珠你哪里来的?”

????“碧沉珠啊~”纳兰嫣琴勾起唇角,“我凭什么要告诉你?”

????“纳兰嫣琴,他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,值得你如此为他卖命,全然连皇妃的身份和纳兰府也不顾了吗?”南乔不明白的问道。

????“皇妃?”她打开袖子,转了个圈停了下来,伴随着轻狂的笑声,纳兰嫣琴说道,“我这个样子,像是皇妃吗?”

????南乔看着她不发一语,直到纳兰嫣琴完全停下来,她才说道,“你就在这里慢慢享受吧,反正你也没多久可活了。”

????南乔觉得什么也问不出来,索性转身正要离开牢房,刚踏出门槛时,就听见身后纳兰嫣琴说道,

????“南乔,我诅咒你,永远得不到幸福!你这一辈子,都注定生离死别,你所爱的所求的,终将会离你而去!”

????南乔顿住脚步,没有回头,“很抱歉,要让你失望了,我很快就会跟我相爱的人成婚!”

????走出牢房几米外,还能听到纳兰嫣琴诅咒的声音传来,她不会得到幸福是吗?她偏要比所有人都幸福!

????平定王府的婚礼传的沸沸扬扬,当然也传到了东郡王府,被禁足多日的慕白灼得知,很少喝酒的他将自己喝的烂醉如泥,却越喝越会想起那个人来。

????“王爷,不能再喝了!”小厮劝道,“皇上刚刚派人来传令,咱们王府解除了禁足!”

????“解除了又如何?走开!”

????慕白灼继续抱着酒坛喝酒,一旁的小厮见状也没再多说,只好没趣的退了下去。

????落叶秋风,如火如荼的枫叶换换飘落在慕白灼周围,不知过了多久,他看到院里站着一袭青衣白纱的少女,她面色红润,唇红齿白,一双清澈分明的眸子带着幸福的笑意,娇小的身姿渐渐变得玲珑有致,微微青涩带着些许轻熟的少女越发的诱人,真让人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。

????慕白灼微微勾起唇角,看着微风中的少女良久,惊觉发现,并非幻觉。

????察觉到这一情况的慕白灼微醉迷离的眸色立即清明起来,酒醒了大半。

????“乔儿?”

????手中的酒坛被他放在石凳上,慕白灼一步一步的朝南乔走去。

????走近之后,南乔伸手捏了捏他有些傻傻的脸,“你怎么了?一个人借酒消愁的!”

????慕白灼愣了下,之前如果还有怀疑自己眼花,此刻已经完全清醒,他立即恢复往日的笑容,

????“谁说我是借酒消愁,我这是高兴,高兴知道吗?”

????“哦?说来听听,碰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了?”南乔反正是不信的,伸手搭在他肩上,“这可不像你的作风!”

????“怎么就不像了?”慕白灼明显不敢看她,“听说你要跟阎王成亲了?”

????“消息还挺灵通的,诺,给你的请柬!”南乔将手中的请柬拍在他胸口,开心的说道,“够意思吧,其他人的我都是让别人送,你的我亲自带来给你!”

????慕白灼嘴角扯开一抹笑容,接过她的请柬,大红的底色,金色的字体,有些刺眼的厉害,慕白灼不动声色的收了起来,

????“你真要成亲?”

????南乔想了想,松开慕白灼的肩膀,往前微微走了一步,

????“我想过了,在哪里都一样,回去的话也是我一个人,不如就留在这里!”说到这里,她微微侧过身来,“小白,我会帮你找到剩下的几颗鬼面菩提,到时候你就可以回去跟你亲人妹妹团聚了!”

????“你不是一个人。”这句话慕白灼只用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出来,还未等南乔反应过来,他便说道,

????“鬼面菩提可遇不可求,这些年我都等过来了,真的不急于这一时!”他顿了顿,声音在风中有些微微颤抖,“乔儿,你真的想好了吗?”

????南乔完全转过身来,看着有一丝愁容的慕白灼问道,“是啊,小白,你不为我高兴吗?”

????“嗯,高兴!”慕白灼微笑着看着她,垂在身侧的手却渐渐收紧,最后握成一个拳头,“日子都定了吗?”

????虽然他从别人那里听到婚期,可还是想亲自问南乔,似乎听着她亲口说要更可信些。

????南乔扫了一眼他手中红色的请柬,“不是在你手上吗?这个月十五号,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,记得来参加啊!”

????慕白灼微微点头,放低了语气,“嗯,我会来的。”

????南乔忍不住上去抱住他的手晃了下,“小白,你真好!”

????乔儿,如果我说,我也喜欢你呢?

????这句话,慕白灼藏在了心里,他想,南乔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了。

????多日与南乔僵持的江陵王妃在南牧笙的调和下,终于和南乔的融合了些,这日,江陵王妃说是要去逛街,为南乔置办些东西。

????南乔和姬无煜都不放心江陵王妃出去,于是除了姬无煜有派兵外,南乔决定亲自陪同。

????“母妃,这些东西平定王府都有,不必再出来挑选!”

????江陵王妃淡淡的说道,“你是我唯一的女儿,我想亲自为你挑选些东西。”

????南乔想着,只要江陵王妃能开心,她怎样都好。

????正逛街逛到一半时,周围的闲言碎语越来越多,几乎都是在议论平定王府婚事一事。

????“看到了没有,那个被保护起来的就是南晋郡主和江陵王妃,逛个街还这么大的阵势,还真当这里是南晋西陵城?”

????“这江陵王妃还真是能忍,我可是听说江陵王是死在平定王手里。”

????“谁知道呢,这江陵王一死,江陵王妃一个女人又能如何,到大邺来有平定王府罩着,总比在南晋被皇室其他宗室欺负要强!”

????“是啊,之前的南晋郡主不就是仗着平定王给她撑腰在咱们大邺横行霸道吗?”

????“说得对,这江陵王妃是准备以后就住在平定王府了。”

????“......”

????“......”

????南乔闻言微微皱起眉,再看江陵王妃的脸色明显不好,她咬咬牙,“母妃,别听百姓胡说。”

????江陵王妃冷笑一声,“是胡说吗?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

????“母妃!”南乔刚想说什么就被江陵王妃打断,“回去吧,这街不逛也罢!”

????南乔本来还想劝解一番,可江陵王妃已经抬步往回走,她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了上去。

????“母妃,不要听那些无知百姓胡说,他们...”

????江陵王妃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来,指着那些跟在身后保护的侍卫们,“南乔,说是保护,这跟犯人有什么区别?”

????“不是的母妃,无煜只是想保护你!他并不是...”

????“呵呵,还真是我的好女儿啊,还没嫁出去呢就替那人说话了?”江陵王妃讥讽道,“南乔,如果你还记得你父王的养育之恩,就该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!就算没有你父王的死讯,你与姬无煜也不该在一起!”

????南乔知道,这一时半会恐怕是很难让江陵王妃改变看法,她只能以后慢慢来,相信时间久了,江陵王妃会改观的。

????护送江陵王妃回西苑后,南乔便回到了姬无煜的住处,这几日,她与姬无煜住在一处,并未搬去怜香宫,一切似乎都风平浪静,并未有任何情况发生,眼看婚期的时间越来越近,这日,慕白灼来找她,说起了一件她在忙碌中几乎淡忘的差不多的重要事情。

????“七贤王今日一早出府了!”慕白灼说道。

????南乔想起,今日是宇文跋施粥的日子,还有几日,便是她与姬无煜成亲的日子。

????不过跟成亲一事比起来,她更想在成亲之前弄明白岑溪的身份,以防不测。

????“你等我下,我去换件便装就同你一起去!”南乔说道。

????慕白灼点点头,“好,我在外面等你!”

????南乔刚回屋,不远处不知何时,一袭黑衣长袍的姬无煜站在那处,慕白灼余光中捕捉到他的身影,转过头去与姬无煜对视一秒,眼神有些复杂。

????最后两人都朝着对方的方向走来。

????南乔换好衣裳时,慕白灼孤身一人等候在门口,见到南乔时,他才展露一丝丝笑容,

????“乔儿真是越来越漂亮了!”

????南乔笑着说道,“小白,我们之前就不用这么夸了吧?太假!”

????“假吗?”慕白灼反问道。

????“假!”南乔毫不犹豫的吐出一个字来。

????慕白灼笑了笑,脸上的神色渐渐地不再玩笑,走着走着,他自然而然的抓住南乔的手。

????南乔被他抓习惯了,除了愣了下后又自然的笑了笑。

????慕白灼忽然开口道,“南乔,我喜欢你,你嫁给我好吗?”

????南乔停下脚步,转过脸看着慕白灼认真的神色,震惊一番后噗嗤一声笑出来,

????“小白,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,你一认真我就想笑,一笑我就停不下来了!”

????慕白灼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微微勾起唇角,带着责备的语气,“看吧,好不容易跟你开个玩笑,你一眼就看出来了,就不能让我继续装一会儿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海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txiaoshuo.com/book/98510/24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