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真的要我当媒人吗?”回到宁府,宁钰就提出了让她作为成亲当天媒人的请求。

????如果换做别人,萧九二话不说就答应了,可是这是阿钰的婚礼,萧九忽然觉得自己没办法胜任。

????也许就是宁钰在萧九心中的地位太重要了,才会让萧九犹豫不决。

????“小媒婆,除了你,还有谁适合当这个媒人啊?”宁钰歪头一笑。

????现在的他,好像真的释然的。

????他知道他即将成为一个姑娘的丈夫,要爱护一个姑娘。

????萧九于他,在他心里,寄存在另一个特别的地方,但是,他不再去想。

????他会一心一意对他未来携手一生的姑娘。

????他也相信萧九很快,会有一个护她一生的男儿。

????萧九看了眼洛流苏,眨巴眼,试图询问意见。

????洛流苏当然和宁钰想的一样,于是乎对萧九点了点头。

????洛流苏也觉得可以,萧九鼓鼓嘴,最后做了一道心理挣扎。

????“好!我答应你!”她想明白了,这是阿钰的婚礼,一辈子最隆重的一次,她应该尽自己的一份力,帮助阿钰完成这次隆重的婚礼!

????“好嘞!”

????......

????第二日,萧九原来租的房屋已经办了入住手续,萧九毫不吝啬,赵婆婆需要什么,萧九通通买了回来。

????还真的像是一个媳妇在孝顺婆婆一般。

????梅大娘得知萧九又回到了原来的住所,激动的以为萧九要重新留下来,结果跑过去一问之后...

????“原来...不是你要住回来啊...”梅大娘失望地叹了一口气。

????萧九不想赵婆婆误会什么,忙拉着梅大娘出去说话。

????“梅大娘,这个赵婆婆很可怜,都七十的人了,结果小儿子儿媳在外经商,独留婆婆一个人。”萧九细细同梅大娘好声讲来,“那儿子儿媳省钱雇了个臭丫头,什么事情也不会干,对婆婆一点也不好,被我知道,我已经把她送进大牢了。”

????最后一句话,萧九说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,不屑一顾。

????可梅大娘却惊了一把,“这...你这就把人给告了啊?”

????前面听得好好的,最后真是被萧九怔到了。

????“对啊,这种人不让她吃吃苦头,哪里知道自己错了啊!”萧九哼了声,“拿了别人的钱,结果自己花的舒服,就知道虐待老人,这种人就该死!坐个牢就算是便宜她了!要我是县令大人,我必定先让她受些刑法!让她年纪轻轻一肚子坏水。”

????梅大娘着实配合萧九,抽了抽嘴角,鼓起大拇指,“九丫头,你可真了不起!”

????“诶没有没有,这都是小意思~”萧九原本就没当回事。

????毕竟这种事,教训就完事了,十分简单。

????“那你现在把这个婆婆安排进来,谁来照顾?你吗?”梅大娘死死的盯着萧九,期盼可以听到一丝她会留下来的希望。

????“我目前可以照顾几天...但...”萧九也不是没有想过这种问题,其实现在她也没有想到确定的办法,“但是我以后是会离开的。”

????萧九想过,再去找一个丫鬟或者老婆子照顾赵婆婆,可是她十分担心自己走了以后,自己看错了人,重蹈覆辙,赵婆婆又陷入了虐待。

????“为什么还是要离开啊...”梅大娘叹了口气,“你看看,你要是不走,就可以好好照顾赵婆婆了。”

????“不,我肯定要走的。”萧九想也不想,非常坚定的回答梅大娘。

????不为什么,就因为,那个四合院,是她喜欢的住所。

????梅大娘知道萧九的脾气,确定的事情任谁都改变不了的。

????所以,梅大娘就不打算再多说什么了。

????只是有点可惜,这个九丫头过段时间还是会离开古清镇。

????回到屋内,看见赵婆婆对这个新家还不是很适应,躺在床上翻了好几次身。

????“婆婆,是不是这床还很硬啊?您等等...我再多垫两张毯子...”萧九无微不至。

????“不不不...不用了...”赵婆婆摇摇头,欲起身。

????萧九忙扶赵婆婆起来。

????而后,赵婆婆指着自己的包袱,笑道:“九丫头,帮我老太婆的包袱拿来一下。”

????萧九应声,拿来包袱。

????须臾,只见赵婆婆从包袱里小心翼翼拿出一张叠好的红色的布。

????萧九不知道什么东西,也不知道赵婆婆想要干什么。

????“九丫头,这是老太婆我送给你的礼物,希望你不要嫌弃...”赵婆婆年岁大了,做事不精细,她拿出来的正是红盖头,可是皱皱巴巴,在外人看来,不过就是一块红色的旧布。

????包括萧九,一听这是赵婆婆送给自己的礼物,也是愣了愣。

????之前三文钱还能理解,所以现在送红布又是什么寓意?

????出于礼貌,萧九当然先接受,“谢谢婆婆。”

????“呵呵...九丫头,你不打开看看嘛...”

????赵婆婆已年过七十,年轻时生有四个儿女,但家门不幸,两儿一女都比她先死一步。

????唯一老来得子的小儿子,哎...现在也不管她了。

????所以赵婆婆现在真的很孤独,直到看到洛流苏和萧九,她才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。

????萧九很听话,当着赵婆婆的面打开红盖头。

????不打开不知道,一打开,没想到红布上竟然还绣着一朵郁金香。

????这郁金香虽一眼看不出来,但是花型和花色还是简显易懂的。

????不过萧九忘记了郁金香的花语。

????“哇,这花可真好看!”萧九在赵婆婆面前表示出十分喜爱。

????让赵婆婆心里可高兴了。

????“喜欢就好,喜欢就好...”赵婆婆像是松了一口气,“九丫头...到了那一天...一定要戴上......”

????“嗯?戴什么?”萧九没听明白。

????突然,赵婆婆眼睛已经,就这样倒在萧九的怀里!

????萧九吓了一跳,“赵婆婆!”

????这突如其来,萧九慌了手脚,探了探气息,好在还是有的!

????赵婆婆怎么突然晕倒了呢?!

????......

????一刻钟后,洛流苏施针结束。

????他眉头紧锁,看来情况十分不乐观。

????“怎么样?!”萧九紧张得要死。

????洛流苏摇摇头,“赵婆婆...时日不多了。”

????一句话,犹如晴天霹雳。

????萧九有些难以接受,身子无力的往后退了一步,“为什么?救不了了吗?”

????萧九见过百岁老人,她以为,赵婆婆七十几而已,还可以活个十几二十年。

????现在告诉她这么一个消息,萧九真的...不知道要怎么面对。

????“婆婆她已经断了半年没有检查身体,况且这半年受到如此差的待遇,身子骨本就一日不如一日。”洛流苏也无可奈何,他的医术再高,也不能让老死的人起死回生。

????这就是正常的身体机能老化。

????萧九心情十分的沉重,虽然她和这个赵婆婆接触的时间不多,可是,这么大岁数的老人,她碰上了,就有种说不出的凄凉。

????一想到赵婆婆受到的虐到,一想到赵婆婆不孝的儿子儿媳。

????萧九九感到一丝悲哀和怜悯。

????“洛流苏,能不能让婆婆坚持到...阿钰和涟漪成亲之后...”萧九是个理智的人,生老病死是避免不了的,她希望婆婆可以安详离开。

????同时出于私心,她希望宁钰和莫涟漪的婚礼可以顺利进行。

????“这个可以的。”只要洛流苏日日施针,还是能为赵婆婆续上命的。

????萧九吸了吸鼻子,心里很是不舒服。

????这时,洛流苏看到了床头的红盖头。

????他拿起一看,问:“婆婆送你了?”

????“嗯,但是...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...”

????洛流苏抿抿唇,把红盖头塞到萧九怀里,很严肃的嘱咐道,“好生收好,绝对不可以没掉。”

????萧九是打算收起来的,即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可是赵婆婆送的,她就必须好好藏起来。

????但是她不知道洛流苏怎么搞得如此严肃,好像这是个特别特别重要的东西。

????“好,我收好。”萧九没有多问,小心翼翼塞到胸口衣服里。

????......

????十日后,宁钰和莫涟漪大婚。

????这日,婚礼的隆重轰动了整个古清镇。

????萧九亲自为莫涟漪梳妆打扮,扶着她上了花轿,扶着她跨火盆进夫家。

????亲口住持莫涟漪和宁钰的婚礼仪式。

????送莫涟漪入洞房的时候,莫涟漪支走了所有的下人,独留萧九一人。

????她掀开红盖头,“终于完事了,我可闷死了!”

????莫涟漪的性格还是没有变,大大咧咧,真性情,方才八抬大轿到宁府的时候,一路上,萧九就听见莫涟漪在轿子里头不知道嘀嘀咕咕些啥。

????估计在抱怨走的太慢,或者抱怨花轿里头太闷。

????“涟漪,恭喜你啊,以后你就是宁府的小少夫人了!”萧九笑道。

????可莫涟漪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感想,耸耸肩,“我就成夫人了?哦不不,我觉得我还小呢!嘻嘻!”

????不知是不懂还是装懂,萧九看着莫涟漪还是小孩的样子。

????她一时有些担心莫涟漪在宁府的生活。

????“涟漪,你既然成亲了,是有夫之妇了,就应该懂得识大体,学着其他的夫人做事,知道吗?”萧九好心建议。

????莫涟漪不停,用力摇了摇头,“不要不要,好累好麻烦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海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txiaoshuo.com/book/98506/14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