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不知过去了多久,那名说书先生乐呵乐呵着走下了江南雨的岸边,只是临走时,他的眼瞳渐渐由黑化白,那稍显落寞的背影,独自走在岸边,沿着江南雨的下游,一瘸一拐的向着远方走去,。

????他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盘膝坐在湖水旁,看着湖泊,看着那颗槐树下的嫩芽像湖泊上的磷光,一尘不染,耳边传来那独自走在岸边的老者的笑声。

????“天命为凡,又何意执意黑白与是非,走自己的心中认为的大道,又何必被外界之事,乱了凡心,我们终究只是人,人有七情六欲,羁绊我们的往往只是一念之间罢了。”老者声音回荡,渐渐远去,仿佛……他只是从南走到北,仿佛只是在这里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因果,而如今尘缘以了,他的大道之心在心中更加明悟。

????周余生怔怔的坐在那里,看着这一切,这一坐就是三天。

????三天,他一动不动,默默的看着湖水,脑海回荡的是那老翁的话语。

????“羁绊我们痛苦的根源,往往只是一念之间……”周余生双眼越来越明亮,他的体内金色道海仿佛无边无际,如此刻目中所看这湖泊。

????“淮岸是一切的开始,而我行走在这一切的开端,又何必执着于结果呢,因果,往往与因而缘,任何事都讲究因果,既然我会被带到这里,注定这里有属于我的因果。”周余生心神轰鸣,更是在这一瞬,他体内的道海猛地翻滚起来,竟在没有任何丹药的情况下,剧烈的膨胀开来。

????这一切周余生没有知觉,他闭上了眼,此刻如沉浸在了某种状态里,脑海全是老翁的那几句话,没有察觉到在这四周,有磅礴的天地灵气正汩汩而来,环绕在他的身边,不断地涌入进去,道海之中,从四肢,五脏六腑凝聚而来的灵气,盘旋在道海上空。

????他沉寂的体内,四面八方涌入的灵气,像是前所未有的能量充斥着他的全身,浮动的星辰海,越来越昼亮,散在周身的星脉,流转在其之间的灵气流势越来越浓郁,隐隐间,形成了一座巨大的星云。

????他的身体四肢,五脏六腑,奇经八脉都沐浴在这股金色的能量之下,耳畔的声音更加清晰,他甚至能听到方圆百里之外蝉鸣的声音,在这种状态下,他的感官越来越清晰,弥漫在心头的惊人回响更加的剧烈。

????那种,封印在体内体外的灵气,来得比任何时候更加强烈。

????流淌在经脉间的血液疯狂沸腾,犹如灼烧一般,所有封闭

????的毛孔,犹如雨后春笋般,一张一合间,仿佛封闭的血脉,都在这刻醍醐灌顶。

????这就是紫府!

????充斥在经脉之间的血液越来越浓郁,撑起的经脉,一股股从心脏中奔涌而出的血气,在他体内交织缠绕的经脉间,充斥着他的全身。

????托着星脉在内起伏不定,散出磅礴的灵力贯穿周余生的全身,按照荒罗元气经的运转方式,刹那间使得周余生全身金光一片,脑海轰的一声,仿佛体内某种隔膜被冲开,瞬息周余生全身金光瞬间扩散三丈外。

????第十七颗星脉骤然亮起,只是这第十七颗星脉不同以往,在这十七颗星脉中,只是这一颗星脉被点亮时,他所有的星脉犹如有着同种共鸣,在他的体内,不断轰鸣着。

????“这就是紫府后期,封脉大圆满。”

????但随着他话语落下,整个人散发出的所有压抑气息,刹那间就好似被其收回般,消失的一干二净,可越是如此,这周余生给人的感觉,就越是深不可测,仿佛暴风雨降临前一般,此时,站在江南雨桥头上未曾离开的周秦商,目中也都平静如深泉。

????淮南,天烛峰

????被粉碎的山脉一角,惊人的大地震颤,便是从这里传出。

????山峰摇摇欲坠,平静无风的苍穹之上,却有着一条触目惊心,庞大无比的裂痕。

????此时,淮南正处于一种极为不稳定的状态,在那座建立在天烛峰山脉上的结界,不断消失,不断再度出现,撕裂在山脉之上的空间波动,犹如被一柄从天而降的剑,横着整个山脉斩去。

????在那裂开的山脉之上,整座虚空,犹如笼罩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,不断从那撕裂的裂缝中,明明只是那么平静安逸,可是那从裂缝中传出的空间波动,却是异常的强大。

????这种强大,甚至盖过了玄元本身。

????就像是从另一个外面,横跨了整个位面而来的虚空之力。

????在那天烛峰结界之外,有几名修为极为不凡的修士,神色少见的凝重了一些,聚集在这里,修复着整个时空波动的修士,哪个不是在自己的领域声名赫赫之人。

????这些踩一脚足以震三下的修士,此时全部焦头烂额的飘在天烛峰的外峰山脉之上。

????“枯寂,这个位面再也承受不住来自上面的压力了。”那身材矮小,手握着三颗不同色的珠子,手掌却是比一般人要大出许多,三颗珠子在他的手中打转,发出一声声很细微的轻响。

????在那矮小老者的身侧,有一辆悬浮在空中的马车,即使单凭马车的外观来看,这马车的一个构造,都足以让淮南一些官宦之家倾家荡产。

????腾腾白云上,被两双有力的蹄子踏住。

????此人正是灵马轿的一清上仙,一双眼睛很是灵动,身材却是极为佝偻,他马车上揭开车帘,缓缓的走了下来,慢吞吞的走在那马儿的面前,从袖袋中取出了一块不知何种金属的材料,伸出手缓缓给马儿喂食。

????“一清,要是这九转秘境不能稳定下来,当年那个人一定还会再回来的。”那颇有仙人之姿的枯寂,眉头微皱,俯瞰着脚下不断变幻的天烛峰结界,神情凝重的说道。

????“嘿嘿,青灯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。”一清遥遥的望着从淮南的北方赶来的倩影,那一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,仿佛隔着老远,便能感受到附近的温度骤然降低。

????枯寂的脸色冷了下来。

????“看样子,淮岸之气的泄露,不仅惊动了我们。”那穿着一身古朴青衣,头顶青笠,却是阻挡不了女子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冷漠,那站在一清身后的中年男人,斜跨着一柄青剑,一瞬不瞬的紧盯着那名美若凡尘的女子。

????“一清师姐,几十年未见了。”那背着一柄青剑的中年男子缓缓而来,一双紧张的涣散的眸子,低头看着比自己要矮上些许的女子,丝毫不掩饰眼中的爱慕之情。

????“无常师弟,没想到你也来了。”一清淡淡的开口,仿佛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。

????剑无常惨然一笑,“一清师姐,你还是那般不给人一点机会。”

????一清美眸闪动,半晌后脸色再度冷若冰霜,掠过剑无常的呼吸急促,看向了身后那座正在消失的结界大阵。

????“七年前,淮岸界面被打开过。”枯寂轻哼了一声,冷冷的说道。

????“就在南海城。”此人身体魁梧,好似山峰一般,更有一股难言的气息,形成了威压,使得他四周仿佛都随着他的走来,产生了压抑感。

????“枯寂师兄,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,只是淮岸为何会在南海城开启,我只是想师兄给我一个解释。”这魁梧的壮汉,面无表情的从剑无常身后走来,抱拳低沉开口。

????“七年前,淮岸并不是被打开过,而是在淮岸中的一道传送点被人强行开启了,才会导致淮岸与淮南的共鸣出现了一瞬间。”枯寂则同样面无表情的回答道。

????“九转秘境事关玄元年轻一辈的大事,事关中州开启,以我们淮岸的身份,能否进入中州之事才是首要,现在无所谓的争执,我想大家都是活过百年的人了,早就没必要为了已经发生过的事情,再做些无意义的争论了。”

????与在场众人有些格格不入,那一脸煞白的柔弱男子,腰肢纤细,白狐子脸,朱红点在酒窝上,恰似猴子屁股。

????他轻哼了一声,让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变得不再是那么自然,只不过他倒是丝毫不介意的,一脸媚意的轻笑着。

????“玄虚道友说的不错,淮岸会再百年后淮南最为虚弱的时候开启,其实老夫早有预料,只不过命星还未进入兆星阶段,这节骨眼下,淮岸居然提前重新开启了。”

????枯寂的神情恢复如常,怔怔的看着这一切,忽然之间,抬起了头。

????天烛峰上雷海翻滚,所有万物仿佛都被颠倒过来一般,天烛峰惨绝人寰的一幕,金色的雷云阻绝着结界以外的天地,但却是没人能阻止的了,那足以化宇宙为尘埃的雷响。

????到处都是一片朦胧,此时,已然分不清哪里是天,哪里是地,枯寂等人,飘在结界之外,忽然之间,几人身影瞬息闪动,这七名站在淮界之巅的修士,赫然站在了结界之外的八方。

????“要是天烛峰被毁,九转秘境就会不再出现在淮南之中,所以老衲不希望在座的各位,有什么本领藏着捏着,毕竟三百年前,为了阻止玄清破开淮岸结界,我可是见过各位的神通。”


欢迎大家访问:海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txiaoshuo.com/book/97791/21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