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船工

小说:立宋 作者:浊酒当歌 我要报错
小孩瞪着一双牛眼不服气的咬着牙,见长孙弘看他,恶狠狠的道:“看什么看?恶人,再看我打你!”

???? 狗子在打瞌睡,没有听到,长孙弘却笑了,撇嘴道:“你这小孩,怎么这么犟呢?我爹说了,就让你们划船带带路,又不会害你们,而且船钱一分不会少你们的,你说你横个什么劲?”

???? “强人说话,哪句能信的?”小孩哼了一声。

???? 长孙弘把头连摇,笑道:“你见过坏人带着我这般大的孩子出来作恶的吗?告诉你,我们都是良善人,被逼得没路走了,才出来行险,事情办了自然会回去,到时就会放了你们。”

???? 那小孩孤疑的瞅瞅长孙弘,看他一副病夫模样,又是跟自己一般大小的孩子,不由得信了几分,张了张嘴,想反驳几句又不知道说啥。

???? “再说了,如果我们真是恶人,直接一刀砍了你爷俩,抛入江中毁尸灭迹,不是一了百了吗?”长孙弘洒脱的笑着,露出一口白牙:“对不对,你也应该听说过响马作恶的事情,是不是这样的?”

???? 长孙弘笑容可掬,红唇白齿,不过配上这席话落在小孩的眼中,却有些可怖,想起平日里跑船的船夫们口口相传的土匪杀人故事,令他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。

???? 毕竟是小孩,胆子再大也有个限度,碰上长孙弘这个前世口才出众的人物,简直分分钟被搞定,如此被这般连哄带吓的,立刻就中了套。

???? “这…..”小孩屈服了,目光闪烁的看着长孙弘:“.…..你们真不会害我们?”

???? “当然。”

???? “也不会抢我们的船?”

???? “船拿来作甚?又不能吃又不能穿。”

???? “真的?”

???? “真的。”长孙弘笃定的点头,露出一个可以信赖的笑容:“我们都是穷苦人,不会害人的。”

???? 小孩听了这话,思来想去的,随后明显放松下来,偏着头再想了想,又问:“那你们为什么绑着我?”

???? 长孙弘道:“这不是怕你不信任我们吗?等会过了江,你跟我们一起走,就会替你松绑。”

???? 小孩顿时又紧张起来,叫道:“为什么要跟你们走?我不去!”

???? 长孙弘撇撇他:“刚才还说你胆大,怎么这会儿胆小了?”

???? 撑起身子,将后背靠在船舱的舱板上,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一些,长孙弘看着一脸怒容中带着惶恐的小孩,慢慢的说道:“带着你,是怕你爹不管我们,等我们上了岸就自个儿走了,到时候我们回去上哪儿找船去?而且我们带着你,还可以给你寻一桩富贵,让你家半年都可以一天吃三顿饭。”

???? 他的语气诱惑,压低了声音又故意放慢了语速,将富贵两字拖得老长。

???? “富贵?什么富贵?”小孩不出意外的上当了,这年月,对社会底层的人来说,能吃饱饭是一桩很不容易的事,一天能吃三顿,足够诱惑了,别说对一个十来岁的孩子,就是成人,也会立刻上钩的。

???? 迎着小孩透着好奇色彩的目光,长孙弘凑过去、故作神秘的再次压低了声音,用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口气道:“实话对你说吧,你爹刚才猜对了,我们是贩私盐的,你跟我们过去,换了盐,分你们一点,你家岂不是一年都有盐巴吃了?拿去换米,足够半年用度,岂不是富贵?”

???? “盐啊……”小孩张大了嘴巴,天人交战状。

???? 贩私盐是大罪,小孩子都知道的,不过盐巴很贵,虽然家就在富顺监,但要吃上盐依然是一笔很大的开销,官府专卖下的盐价高达数百文一斤,穷人哪里吃得起,买一点回家一顿饭放一两颗有个意思就算不错了,长孙弘的条件非常诱人。

???? “不用怕,出了事有我们担着,跟你家一点关系没有,何况等我们走后,一拍两散,谁也不欠谁,事发了,官府也查不到你家头上。”长孙弘循循善诱,口沫横飞,这副场景很奇特,两个十二三岁一般大的孩子凑在一起,一个老成蛊惑,诱骗另一个天真的跟他干坏事,很不协调。

???? “真的不会出卖我们?”小孩瞪大了眼,求证道。

???? “绝不会!”长孙弘拍拍胸口,却引发了一阵咳嗽:“咳咳咳,嗯,大丈夫……咳咳咳,一言既出,绝不反悔!”

???? 小孩终于彻底的信了,他放下了所有的戒备,激动起来,长孙弘大人一般的誓言勾起了他本性里的倔强,于是他也想拍拍胸口,奈何手脚被绑,只得尽力的挺起胸膛,傲然的道:“好!我跟你们去,我跟我爹说,让他放心,等在河边,待我们回来。”

???? 长孙弘的目的终于达到了,和平的让这孩子自愿跟着自己走,省去了路途中的诸多变数,对于这群私盐贩子来说,是莫大的幸事。于是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说这些话耗费了他很大的精力,力气都没了。

???? 他懒懒的靠在舱壁上,无力的向那小孩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???? 小孩还沉浸在对盐巴巨大的向往中,他的父亲是老实本分的船户,从未敢做出犯法的事,所以突然来临的这帮破衣烂鞋的私盐贩子给了他很大的冲击,心里即忐忑又激动,随口答道:“我叫王坚。”

???? “哦,王坚。”长孙弘念了一遍,隐约觉得这名字似乎有些熟悉,但又想不起在哪里听到过,想了一会,索性不去理他,靠在舱壁上,闭上眼开始打盹。

???? 耳畔的狗子,早已呼噜声铺天盖地。

???? 王坚扭动了一下身子,抬头看着头顶的舱板,面色激动,不住的眨着眼睛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???? 船舱外,李家村的人或坐或站,或拿着长蒿帮着船工划船,小船载着众人,无声的在江中破水而行,四下里万籁俱寂,对岸的官府哨楼上,隔得老远,能看到有一点点灯火飘摇。

???? 进哥儿坐在船舷一侧的甲板上,靠着船舱的乌篷,从他的位置,能听到里面的声音,二郎和王坚的对话,一句不漏的被他听在了耳中。

???? 脸上带着一抹笑意,他抱着朴刀,目光深沉的注视着如墨一般漆黑的夜。

???? “开窍了啊。”他自语道,唯有自己能听到:“真的开窍的,世间真有这种事……”

???? 对岸在黑夜中呈现出朦胧的形态,小船顺水下行了几里路,远远的绕开仓司的哨楼,避开对岸码头,在一个极为僻静的地点靠了岸,夜晚行舟,没有灯火,唯有借月光照亮,没有一个熟知地理的船工,又要寻找合适的地点上岸,根本不可能。

???? 进哥儿站起身来,看了看近在眼前的江岸,又回头瞧了瞧船舱,笑意愈发的浓烈:“开窍了啊。”

???? (本章完)百镀一下“立宋”最新香港赛马会彩图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
欢迎大家访问:海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txiaoshuo.com/book/41174/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