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随着房门关上,玛雅的精气神也在一瞬间泄掉,软软地坐倒在地上。

????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肯放过我,我已经放弃了所有,除了图姆和拉丝蒂,我什么都没有带走。”

????“你背叛了我最珍贵的信任。”看了眼地上的女人,鹰钩鼻男人眼里没有任何情感,语气冷淡得犹如陌生人,“图姆和拉丝蒂也不属于你,你带不走他们。”

????“父亲,我要跟着母亲。”11岁的拉丝蒂走到了玛雅身边,畏惧但又倔强地看着眼前的母亲。

????“拉丝蒂,连你也要背叛我珍贵的信任吗?”鹰钩鼻男人冷冷地看向她。

????拉丝蒂顿时吓得浑身一颤,但玛雅一把抱住女儿,抚慰她心中的不安:“拉丝蒂,相信我,我们会自由的。”

????“到现在还在幻想什么自由,那对你们是毫无意义的东西。”鹰钩鼻男人面无表情,看了看另一边的小儿子,“图姆,你也要一起离开吗?”

????小男孩似乎被吓到了,不断往后退去。

????玛雅站起身,伸手拉过儿子,同时把两个子女揽在怀里,一边摩挲着右手食指上那个毫不起眼的戒指:“我敢打赌,你带不走我们。”

????鹰钩鼻男人淡淡地看着她,神色很轻蔑,似乎在他眼里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:“玛雅,你还是太天真了,你兄长帮不了你,这个国家也不会有人帮助你。”

????“所以我只能跟你回去,然后永远消失在公众面前?”玛雅充满嘲讽地说道。

????鹰钩鼻男人无动于衷:“在你离开的时候,你就应该想到了。”

????“是的,我当然想过后果,原本我也担惊受怕,每一天都处在恐慌之中,但现在我完全不怕了……没错,在你的世界里,你就是王,至高无上,但这个世界上,还有你完全不知道的存在,他们比你还要强大和至高无上。”想到那个如同神灵一样的少年,玛雅就觉得心中无所畏惧。

????鹰钩鼻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因为他的身量很高,足有一米九,对比一米六几的她,宛如巨人:“他们是谁?”语气轻蔑而不屑,这是出于对自身的强大的自信,这个世界上,不可能有人比他更至高无上,在他的国度里,他拥有一切,和神灵一样,哪怕是在国外,他的身份,也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足以让一国元首亲自接待。

????“你会见到的。”玛雅同样充满着自信。

????鹰钩鼻男人坐在了沙发上,面无表情地看着她。

????……

????同一时间,李学浩正在外面买食物,感应到了远方他送出去的那个戒指的波动,眉头不由一皱。

????在给那个拥有王妃称号的女人之前,他就已经告诫过她,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能使用,因为只有一次机会,眼下她既然已经用了,那就表示,情况危急。

????不过他倒不太担心戒指主人的安危,因为那个戒指,拥有一个防身的法阵,足以保护其主人的安全,而且这个法阵还没有被触发,那就表示,其主人最多是受到了威胁,还没到被人身攻击的程度。

????除了法阵之外,戒指上面还附有他的一道神识,只要他愿意,就可以“看”到和听到戒指周围所发生的一切。

????把最后一波东西买完,李学浩找个没人的地方收进储物戒指里,同时给自己布置了一个隐身阵法。

????有戒指的指引,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地方,这是一栋半山别墅,正在举行盛大的晚会,到场的人很多,足有几十上百个。

????李学浩隐身进入了大厅里,穿梭在人群之间,一直来到大厅后面的房间前,因为门是关着的,他用了五行遁术,直接穿门而入。

????房间内,那位王妃,正搂着一儿一女蹲在地上,在她对面的沙发上,坐着一个拥有突出鹰钩鼻的男人,看上去就给人一种阴沉、可怕的感觉。

????李学浩眉头微皱,这个男人,身上有种令他不舒服的气息,当然,这并不是说他身上有类似煞气或魔气之类的非自然力量,他只是一个普通人,但从表面浮现的面相看,对方又是一个把别的普通人当成蝼蚁的那种人,从中可以看出,他的身份地位一定很高,并且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。

????“玛雅,我的耐心有限,告诉我,是谁帮你离开的?”李学浩来得正是时候,双方正在激烈交锋中,沙发上的鹰钩鼻男人在朝她发难。

????“没有人,我是自己离开的。”玛雅摇了摇头,坚持自己是靠自己的力量离开。

????“你在浪费我的时间。”鹰钩鼻男人一把从沙发上站起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“不要逼我,玛雅,你知道的,我有的是方法可以找出那个人,只是我想你亲自告诉我。”

????“根本就没有那个人,如果你能找出来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玛雅冷笑着。

????鹰钩鼻男人皱起眉头,不知是相信了她的话,还是因为她的不合作而感到愤怒,他突然朝门外喊道:“进来。”

????很快,门被推开,四个身穿黑色西装礼服的男人走了进来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身材高大、体格健壮,而且肤色和鹰钩鼻男人差不多,一看就是种族特别明显的那一种。

????“你、你要干什么?”一见四个保镖走进来,玛雅顿时慌了,因为这时候那个如同神灵一样的少年还没有来。

????“我已经不在乎你的生或者死了,在你离开之后,我们的关系就结束了。”鹰钩鼻男人冷冷地看着她,“你放心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,回去之后,好好当你的王妃。”

????“我不会跟你回去。”玛雅立即说道,回去当个没有自由的王妃,那比死还要凄惨。

????“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事。”说着话,鹰钩鼻男人对四个保镖一使眼色。

????四个人高马大的保镖顿时围向玛雅,玛雅吓得闭起了眼睛,摩挲着手中那个戒指的速度更快了:“真主,请救救您的子民吧。”

????“真主可不会庇佑背叛自己丈夫的女人。”鹰钩鼻男人冷笑不止,现在向真主祈祷还有用吗?

????四个保镖眼见就要抓住玛雅了,却在近在咫尺之时停了下来,一动不动,恍如定格的画面。

????鹰钩鼻男人看得眉头一皱:“你们干什么?”

????四个保镖却依旧一动不动,眼里满是恐惧,因为他们发现自己不能动了,连动一根手指都不行。

????闭起眼睛的玛雅没有感受到暴力降临在自己身上,她睁开眼睛,看到四双手伸到了面前,却始终没有伸过来,就像故意吓唬她一样。

????但她知道,他们是他的仆人,根本不可能会开这样的玩笑,仔细看,他们似乎不是不想对她动手,而是根本无法对她动手,这令她就是一喜,看了看四周:“是您来了吗?”

????“嗯。”淡淡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,却把鹰钩鼻男人吓了一跳,“谁?是谁!”

????除了四个保镖因为被控住了而无法表达情感之外,玛雅怀中的子女也被吓到了,不过年纪更大的拉丝蒂更多的是好奇地四处看了起来,以期找到那个发出声音的人。

????“这就是我说的,你完全不知道的存在,比你还要强大和至高无上的存在。”玛雅的恐慌一消而散,取而代之的是轻松和骄傲。

????鹰钩鼻男人也在四处搜寻那个发出声音的人,但房间里除了他们之外,没有别的身影,他立即想到了什么,沉声对玛雅说道:“这种伎俩,根本吓不到我,房间里除了我们,没有别人,你的手机,连接着外面对吧?”在他想来,这可能是通过放在房间里的某种通讯设备发出的声音。

????“你确定房间里除了你们没有别人吗?”隐身在侧的李学浩用阿拉伯语说道,同时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了鹰钩鼻男人的肩膀上。

????后者的身体瞬间一颤,条件反射地退开好几步,狼狈得差点摔倒。

????“什么人!”他警惕地盯着四周,因为刚刚确实感受到了有人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那种感觉,绝对不会出错的。

????“你不是说,房间里除了你们,就没有别人吗?”李学浩说道。

????鹰钩鼻男人更显警惕和紧张,他能听到声音,还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,但却看不到人,这种事从来没有遇到过,未知才是最可怕的。

????“出来。”他盯着声音发出的方向,手伸到了后腰上,那里有一把精致的手枪。

????“我出来了,你要对我不利吗?”李学浩显出身形来,对方准备拿手枪的动作他完全清楚。

????眼见一个大活人突然从空气中显现,鹰钩鼻男人身体一颤的同时,从后腰上将那把手枪掏了出来,并且对准了对方:“你是什么人?”尽管他表现得很镇定,但捏着手枪的手已经出汗了,眼前的一幕,实在太匪夷所思了,一个大活人,怎么可能从空气里出来?

????“一个无聊又想找点事做的人。”李学浩淡淡地看了眼他手中的手枪,居然是金色的,在灯光的照耀下,散发出金黄色的光泽,那是用纯金打造的,这可真奢侈。

????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鹰钩鼻男人不敢有丝毫放松,手枪紧紧地对准他。

????“什么怎么做到的?”李学浩反问,其实他清楚知道对方在问什么。

????“你可以隐身?”鹰钩鼻男人又问,一个可以隐身的人,实在太恐怖了,如果对方是个杀手的话,那么要杀的目标,估计谁也逃不到。

????“也许吧。”李学浩淡淡一笑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手中的黄金手枪,“你的手枪,挺有趣的。”说着话,他略一招手。

????鹰钩鼻男人顿时只觉一股大力传来,手中的枪就飞到了对方的手上,他吓得后退了一大步,这又是什么能力?

????“这份礼物,我就收下了。”把玩了一阵,李学浩当着他的面,把手枪收进了储物戒指里。

????鹰钩鼻男人目光剧烈一缩,手枪无声无息地不见了,就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
????“你想要什么?”眼前的人,实在太过诡异了,何况现在,他连枪都没有了。

????“我不要任何东西。”李学浩摇了摇头,看了一眼因为他的出现而没有说话的母女三人,“玛雅女士现在在我的庇护中,我希望她能得到自由。”

????“这不可能!”鹰钩鼻男人立即怒声说道。

????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的力量足够强大,强大到我都无法庇护她吗?”李学浩一边说,一边伸出一根食指,指尖之中,一道蓝色的电流窜了出来,足有三尺来高,手臂粗细,它轻轻地在沙发上稍微触碰了一下,整张沙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融化,转瞬间就化为了一堆黑色飞灰,同样无声无息。

????如此恐怖的一幕,看得鹰钩鼻男人恐惧不已,想到那蓝色的电流如果碰到他的身体,他是不是也会和沙发一样的结果?他突然明白过来,为什么之前玛雅会那么说了,比他强大至高无上的存在,那已经不是人类的范畴了,至少面前的这个看似少年的人就不是普通的人类。

????“你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给你,金钱,美女,任何的一切……”面对非人类,就算他在自己的国度里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,也必须低下头来。

????“你觉得那些东西对我有意义吗?”李学浩淡淡地看着他,“如果我想要,会有无数人送给我,我的要求只有一点,玛雅女士受我的保护,我不希望她被人打扰,你能做到吗?”

????鹰钩鼻男人脸色阴晴不定,但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,他很快做出了决定:“我不会再骚扰她。”

????“很好。”李学浩点点头,“希望你能说到做到。”说完,把收起了食指尖上的蓝色电流。

????鹰钩鼻男人松了一口气,那蓝色的电流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????“问清楚,然后来报复我?”李学浩淡淡一笑。

????“不,我只是想知道,拥有如此力量的你,为什么此前从来没有听说过?”鹰钩鼻男人连忙否认,报复一个可以隐身还能操纵那可怕电流的人,绝对不是一个拥有理智的人能做出来的事。

????“那是因为知道的人都不会说出去,或者都已经成为了死人。”李学浩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。

????鹰钩鼻男人马上明白过来:“请放心,我不会说出去。”

????李学浩没有再看他,而是看向了玛雅:“玛雅女士,我的戒指。”他来的目的,除了帮她解决麻烦,也顺带要收回自己的戒指。

????玛雅看了眼手中的戒指,颇为不舍地摘了下来,如果可能的话,她想留下它,但她知道,这不可能,把戒指递过去,并由衷地表示了感谢:“谢谢您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海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txiaoshuo.com/book/1185/2152/